布斯

恶魔妈妈卖妹妹

“抱歉,我有事。”说着他舔了舔下嘴唇细小的裂口。这个冬天可真冷,他想。


分——————割——————线——————


“真的?那带我一个。”


Dell十分想知道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是什么样的,会不会和自己一样悲惨呢?


一想到其中包含着的可能性他就兴奋得不得了。要知道,那可是另一个他啊!


假设另一世界的他活得开心的话,Dell绝对要让他吃吃瘪,反正就是让他过得惨一点,他知道这会造成强烈的心理差异;如果另一世界的他过得比他还差的话,他就施舍钱给他,然后让其他人去其他钱,再在他面前好好的嘲笑一顿。


但要是和他一样的话……交个朋友好了。反正他俩应该能互相理解。


“不...

只是推个文

《[综]在一起》浮云素   已完结

佐助和鸣人在解开无限月读之后婴儿穿到忍界战国时代

原本姓宇智波的还是姓宇智波

原本姓漩涡的却该成了千手

不过成为了柱间和斑最小的弟弟是什么鬼?!

#据说千手和宇智波不能谈恋爱我好心塞#

#追妻过程中有家族阻碍肿么破#

#论错误的恋爱模式#

#原来看上去很炫的木叶创始人竟然是这样#

#斑是个好哥哥,柱间是渣哥哥#

(以上文案)

cp:柱斑、鸣佐、扉泉(后期出现修因)

全文共有264章,写的也很好

是个综漫,其中包含十几个番剧,好像是十四还是十五那样……

对没错我有仔细数过,但患有老年痴呆症的我一看完就忘...

不知所以然的一些东西

他猛地一越,越过了围栏。抬头看看头顶的天空,那可真是不一般的苍白。或许是云把天给遮住了,又或许这就是天本来的面貌。

但这有关我什么事呢。

他把玩着额前略长的碎发,心里则在默默地想着那件事。

那件事。

哪件事?

谁知道呢。

只要他不说,谁知道呢。

他叹了口气,觉得自己这大半辈子过得可能不算值。

如果说他可以摆脱这一切呢?

不。那当然是不可能的。

他只能在这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假装自己没有察觉到各种稀里糊涂的怪事。

跟个白痴一样。

他轻笑出声。可不是么,简直就是个大白痴,废物一个。

“克维格,你在那做什么呢。来一起玩啊!福斯迪家又有新玩意了。还是说你想去做点别的?”...

论一个片段如何演变成一篇短文

迪尔一杯一杯地给自己的肠胃灌入酒精,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。他出柜了。对,他出柜了。然后呢?没有然后。

那现在他他妈的又在干嘛。

噢。或许他可以去找个床伴,过个愉快的夜晚。要去哪找呢。哦,同志酒吧。

迪尔从裤兜里费力掏出手机,慢吞吞地拨打着电话号码,期间按错了好几个数字。

电话拨通后他又立马把电话挂掉了。不为什么,仅仅是因为不需要。他终于想起了自己身上带有多少钱。这是个连银行都信不过的人。

他叫来酒保,让酒保重新给他添了杯酒。上帝,这可能是他唯一的消遣了。

手机传来的一阵震动迪尔差点没发现。不过那无所谓,他猜到是谁给他打的电话了。他接通电话。却没将电话提到耳边,而是直接打开免提。

“...

只是片段╮(‵▽′)╭

他握紧拳头,冰凉的指尖触及温热的掌心,形成鲜明的触感。他愣了一下,似是没想到手指的温度会这么低,随后将拳头握得更紧。

我就这样看着他,即使他被自己微尖的指甲刺痛了也没出声。我就在想,他什么时候才不会那么倔强呢,那估计要过很久很久。

最终,他一脸郁闷地看向我,终于舍得跟我说话,发出提问:“我做错了什么?”

我没有说话,只是摇了摇头。我知道,他明白我的意思。

“为什么你不知道,按理说你应该知道的!”

我就这样看着他,目光中包含着歉意与责怪。这会使他更加暴躁,我知道的。

“说话啊!你不想让我生气对吧,那你为什么不说话!”他鼓起脸颊,开始朝我大喊。

他生气了,他真的生气了,他居然现在才生...

突如其来的脑洞

“博士,请问我能打扰您一下吗?”

Deans在说出这句话后才敲击了下他身边的门,他觉得这倒没什么所谓,不过是交换顺序罢了。

刚才还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的某人仿若泄气般摊在桌子上,右手插在口袋,扭过头对Deans翻了个白眼,”事实上,从你把门踹开时你就打扰到我了,你这混蛋。“

”那有什么关系,反正早听说过您的门从来就没关上过,一直都是虚掩的。“Deans这样说着,走到bell面前,将一叠一分米厚的文件猛地拍在办公桌上。”这些,需要您在明天前尽快’解决‘掉,不许偷工减料。“

bell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”嘿,我没听错的话,你要我把这么些鬼东西在明天前解决掉?用碎纸机吗?我只是个做实验的,...

网络延迟硬生生抑制住了我补番的欲望……

我喜欢在做事时播放视频。

那样会让我觉得我没有那么孤独。

令人安心的说话声,偏偏又不像人的声音那样吵闹。

如果不这样的话,会感到做什么事都没有意义。

明明很和别人谈得来的我却有着如此怪癖,一定会被人笑的。

可恶

是甜还是虐呢

他躺在木板床上换了个姿势,发现了木板床可以发出噪音的真谛。

于是他就在木板床上上下左右地切换姿势,摇摆不停,还时不时看向正在专心看书的室友。

终于,他的室友被吵的不耐烦了,走到他床边就是给他一个咸鱼翻身,轻拍了他屁股一下,嘴里还嘟囔着:“可劲皮。你再皮一下试试看,有你好受的。”

他不满地回了一句:“试试就试试。你知道你有多久没和我说话了吗,一个半小时诶,你和我呆一起时都不这样的。七年之痒吗?”

室友只觉得好笑,然而他也的确笑了出来:“什么七年之痒,哪里有七年了?分明才七个月好吗。”

他狠狠地剜了室友一眼:“我说七年就七年!我度月如年不行啊。”

“好好好,你说七年就七年。行了吧?不过...

很渣,不喜勿喷

他静坐在床边,双目微微失焦,双眼下的黑眼圈可以看出他差劲的睡眠质量,苍白的脸色会让第一次见他的人误以为他身患重病。他就这样坐在那里,安静得仿佛他的灵魂早已离去,只剩下了躯壳。

他所身处的房间里到处都是雪白一片,四周静的吓人,也正因如此,他左腕上的手表发出的声音便格外明显,秒针一下下地发出转动的滴答声。他抬起手臂,双眼平静地看钟表的运作,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,好似那手表十分有趣,有趣地令他做着在他以前看来无意义的事,有趣地令他消磨有限的时间去看它。

时间过得很快,却又很慢。

幸亏这表是黑色的,他讽刺地想着。

与此同时,他又意识到了时间的流逝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他想。

他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...

emmm现在处于极度颓废中,咸鱼一条。
我文笔好差呀,我写的文章忒OOC,字与句子的组成就像五岁孩童吹笔源或用黑色的笔乱涂乱画一样。

© 布斯 | Powered by LOFTER